《盘山栖云王真人语录》(11~20)
时间:2020-06-19    来源:八仙宫网站整理     作者:论志焕

【导读】
     《盘山栖云王真人语录》,简称《盘山语录》,《正统道藏 · 太玄部》有收录,为金元之际全真道士王志谨的答问集录,由其弟子论志焕所编集,共100余则,是一部专论性功修持的道教全真派典籍,编者论志焕称此书“诚为初机学道者之指南也。”

      王志谨(公元1177年—1263年 ),号栖云,金元之际全真道高士,曾隐居在盘山,后辈弟子称他为“栖云真人”。栖云真人师从广宁真人郝大通,更兼受到过长春真人丘处机的教导,继承着重阳祖师的全真道思想,被封赠为“惠慈利物至德真人”。

【十一】
      或问曰:“如何是定性?”
      师乃移位近前,正身默坐,良久云:“汝问甚么定性?”其人不省,旁有先生起而稽首谢之。
师云:“张公吃酒李公醉。”其人大笑不已。 

【十二】
      或问曰:“学人本为生死事大,求之不明,以至狂荡,其意如何?”
      答云:“一念无生即无死也。不能如此者,盖为心上有情,性上有尘。情尘般弄,生死不停。欲求解脱,随遇即遣,遣之又遣,以至丝毫不存,本源清净。不逐声,不逐色,随处自在,虚静潇洒,天长地久,自明真宰。盖心正则事事正,心邪则事事邪。内既有主,则人爱(同“的”字,下同)不爱,人嫌底不嫌,从来旧习般般勒转,六识既空,真宰常静,更有何生死可惧?
      若到如此田地,却又一向没收没拾,藏伏不住,似着邪着祟底一般,向外驰骋,狂狂荡荡,便是神气散乱,作主不得,便认作真欢真乐,学古人行歌立舞。殊不知古人当时亦是解粘释缚,别有得处,以此自乐,岂肯纵心颠蹶以诳惑世人哉?却不知无欢之欢乃真欢也,无乐之乐乃真乐也,无知之知乃真知也。今为识神所搬,邪气入心,以至狂荡,无药可疗也。 ”

【十三】
      或问曰:“开眼有尘境,合眼有梦境,众中有逆顺境,如何得安稳去?”
      答曰:“修行人收心为本,逢着逆境,欢喜过去;遇着顺境,无心过去;一切尘境,干己甚事?凡在众中,虽三岁小童,不敢逆着,不敢触犯着,常时饶着;一切人逆着自己,触犯自己,常是忍着;忍过饶过,自有功课。一切人皆敬着,一切难处自承当着。久久应过,心境纯熟,在处安稳。一切境界里平常过去,更无动心处。向诸境万缘里心得安稳,更不沾一尘。净洒洒地昼夜不昧,便合圣贤心也。”

【十四】
      或问曰:“‘识得一,万事毕,’又有云:‘抱元守一‘。者是甚么?”
      师云:“乃是混成之性,无分别之时也。既知有此,即堕于数,则不能一矣。一便生二,二便生三,三生万物,如何守得?不若和一也无。故祖师云:抱元守一是功夫,地久天长一也无。’ 向这个一也无处明出自己本分来,却不无也。故经云:知空不空,知色不色,名为照了(语出《太上升玄消灾护命妙经》)”

【十五】
      或问曰:“出家人有学古人公案者,有学经书者,有云古教中照心,是否?”
      师云:“修行人本炼自心,从凡入圣。出家以来,却不肯以此为事,只向他古人言句里搜寻,纸上文字里作活计,寻行数墨,葛藤自缠,费尽工夫,济甚么事?及至阎老来唤,一句也使不得,一字也使不得。却不如百事不知、懵懂过日底却有些似。把如今着恁寻趁底工夫,向自己本分事上寻趁,则不到得虚度时光。
      如何是自己本分事?只这主张形骸底一点灵明,从道里禀受得来,自古及今,清净常然,更嫌少甚?自澄理得明白,便是超凡入圣底凭据。若信得及,便截日下功理会去,自家亦有如此公案,便数他人珍宝作甚么?快便自受用去,管取今以后不被人瞒也。”

【十六】
      师因有作务,普说云:“昔东堂下有张仙者,善能木工。不曾逆人,谦卑柔顺,未尝见怒形于色。众皆许可而常赞叹,遂闻于真人(这里指长春真人丘处机)。真人曰:‘未也,试过则可,喻如黄金,未曾炼过,不见真伪。’
      一日令造坐榻,其人应声而作。工未毕,又令作门窗,亦姑随之,已有慢意。工未及半,又令作匣子数个,其人便不肯,遂于真人前辩证,欲了却一事更作一事。真人乃云:‘前因众人许汝能应人不逆,未曾动心,今日却试脱也。修行之人,至如炼心应事,内先有主,自在安和;外应于事,百发百中。何者为先?何者为后?从紧处应。粉骨碎身,惟心莫动。至如先作这一件又如何?先作那一件又如何?俱是假物,有甚定体?心要死,机要活,只据目前紧处应将去,平平稳稳,不动不昧,此所谓常应常静也。’ ”

【十七】
      或问曰:“有人云‘业通三世果’,有否?”
      答云:“岂不闻古人有言‘了即业障本来空,未了应须还宿债?’昔有人背生恶疮,痛不可忍,脓血交流,寻无人处自缢而死。似此之人,自己性分又不了,又不肯承当宿世脓血债负,虽自致死,再出头来亦要偿他。
      何以知此为宿业耶?昔有一显官,不欲言其姓名,但道因果足矣。其性酷虐,但心不喜即捶挞随从奴仆。一日坐尻上忽生痒痛,搔之则去皮,渐次血肉分裂,如新拷掠者,痛不可加,以致命终,以是知脓血债负必然还报。岂止此事,乃至大小喜怒、毁谤、打骂、是非、见面相嫌,皆是前因所结旧冤现世要还,须当欢喜承受,不敢辩证。承当忍耐,便是还讫;但有争竞,便是抵债不还,积累更深,冤冤重结,永无了期。况复天意好还,乃至人间恩怨相伤,无非冤债。
      昔长春真人住长春观日,忽值大兵北还,远藏匿以避。逢一贵宦,与真人素相识者,家世奉道,自言夫人被虏,欲罄家资赎令出家,拜问真人,真人脱然不可。其事议间,兵去已远。他日贵宦且询不可之意,真人曰:‘夫人与昨虏之人有三年宿债,今既相对,乃前缘也,三年后却还来此出家。’后果三年放还,得簪裳出家,来诣长春观参见真人,以从来奉善,却得入道。贵宦方信,拜谢不已。 ”

【十八】

      师因一道人有病,普说云:“修行之人饮食有节,动静有常,心神安泰,别无妄作。偶然得病,便是天命,岂敢不受?亦是自己运数之行,或因宿缘有此病魔。先要识破这个四大一一是假,病则教他病,死则教他死。心意宁耐,从他变化。心不在病,重病即轻,轻病自愈。自性安和,浊恶气散,亦是还了病债,亦是冲过一重关节。
      若不解此,心必不安。但有病患,心即狂乱,声唤不止,叫疼叫痛,怨天恨地。又怨人不扶持,恨人不求医,嗔人不合药,责人不问候,一向专起无明黑暗业心,见底无有是处。不知自己生死已有定数,假饶慞惶,还免得么?分外心乱,不自安稳。
      又不知心是身之主人,主人不宁,遍身皆乱,岂不闻古人云:‘心慌意乱,地狱之门’,分外招愆。如此处心,轻病即重,重病即死,为浊乱其性故也。若事事不节,过分成病。是病因自作,自作自受,更怨他谁?心地下功者,必不如此。各请思之。 ”

【十九】
      师因有病者至极不能去得,乃普说云:“修行之人,先须识破万缘虚幻,次要识破此个形骸一堆尘土。平日事上洒脱,临行必得自在。
      昔山东有一庵主,临终迁化,淹延不得脱离,使人问长春真人。真人云:‘往日但着于外缘物境上,未曾修炼,以此缠绵不得解脱。’乃寄与语云:‘身非我有,性本虚空。一念不生,全身放下。’ 庵主闻此语,心若有省,乃嘱众兄弟云:‘我为外缘所昧,以此心地无功,临行不决。今劝汝等,各各下功修炼身心,救此生死大事去。’言讫遂终。
      又有一道人,临死不决,询问众人曰:‘我如何去得?’或曰:‘想师真者。’其人想数日,又去不得。或曰:‘想虚空者。’其人又去不得。有一老仙闻而视之,其人举以前想里事,今亦去不得。老仙呵曰:‘来时有个甚?去后想个甚?安以待命,时至则行矣!’病人闻语,稽首谢之而卒。
      大抵修行之人,一切外缘目前权用,自己本真要实下功。物里事里过得洒脱,临行怎得不洒脱?物上事上滞着染着,临行怎得洒脱?急当修炼。生死难防,有日到来外缘何济?各请思之。” 

【二十】
      师有云:“修行之人须要立志节(志向和节操),及至有志节,却多执固,执固则事物上不通变,及至事物上通变得,却便因循过日也。以此学者如牛毛,达者如麟角。有志立者,却知不得底;有知者,却行不得底;虽行者,却久不得底。
     
大抵学道之人,先要归宗祖,次要有志节,须要识通变,专一勤行,久久不已,无不成就也。 ”
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《盘山栖云王真人语录》(1~10)
下一篇:《盘山栖云王真人语录》(21~30)

分享到: 收藏